菩提心旅

安定的力量.做心的主人

傳文(王郁文)

外面的境界千變萬化,然而「萬變不離其宗」,只要這念心能作主,就有能力把外面的境界轉過來,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 惟覺安公老和尚法語

在昏暗的燈光下,我靜靜地看著兒子沉沉睡去的臉龐,胸口上下微微地起伏著,今天是他滿七個月的日子。回想當初得知懷孕之後沒多久,所在的西雅圖就爆出全美第一例,而這場如野火蔓延的疫情至今仍是場硬仗。

遵循著師父的教誨,當初懷孕的日子伴隨著《心經》與《普門品》的唱誦聲,轉眼間也順順地來到懷孕的第七個月,那是一個晴朗的禮拜一。那天有七個月的產檢,而當時踏進醫院的我們並不知道,踏出醫院已是兩個月後的事了。

醫生在診斷時發現我隨時都有可能生產,隨即就要求我住院並執行全程臥床保胎。我很快地被辦理住院手續,被送進病房裡,被要求馬上躺下,相關科別的護士醫生開始輪流進來跟我解說所有生產的事項與不足月寶寶的種種風險。

現在回想起來,本來以為是因為當初一時間的訊息量太大,所以一點情緒都擠不進我們的心裡;但其實是平日用功的累積,讓我與同修心中沒有太多的雜訊,做心的主人,用平常心來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境界。

接下來的兩個月,每次有新的醫生或護士進到我的病房,總是訝異著這間病房裡居然會是充滿輕鬆的氣氛,他們本來預期會見到一位充滿擔心與煩悶的孕婦,但我卻把只能待在床上的日子過得沒有侷限。

活動空間被侷限在一張病床上嗎?是的。早產狀況有變危及嗎?有的。安胎療程中有引發不適嗎?有的。但就是心中那股安定的力量支撐著我們,堅住了我們的信念,讓我們在每個禮拜都被High Risk OB Doctor(高風險產科醫生)發生產預告的狀況下,一路從二十九週孕期挺進到的三十七週,直到醫院通知可以回家待產。

就在踏出醫院的第十二個小時,我又因破水而再次進醫院。感受著身體內漸漸加大的不適感,第一次生產的緊張感也隨之增長,我深吸一口氣,並邀請同修與母親一同誦心經,把煩惱與執著都放下,用一顆安定的心,一起迎接寶寶出生那洪亮的哭聲。